电脑爱好者,提供IT资讯信息及各类编程知识文章介绍,欢迎大家来本站学习电脑知识。 最近更新 | 联系我们 RSS订阅本站最新文章
电脑爱好者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IT业界新闻>>网络侵权获刑者第一人 能否终结“私服”时代:

网络侵权获刑者第一人 能否终结“私服”时代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 2006-3-23 | (有1809人读过)

唐纯(化名)正在接受三年有期徒刑的三年缓刑考验。

1984年出生的他,现在在义乌一家电影网站工作,清瘦白净的模样,说话很温柔,如果不是刻意了解,想不出他即将面临的刑罚。

唐纯于2004年8、9月间,与叶伟龙、罗治国人等人开设7台私人服务器,运营从他处非法取得的《传奇3》网络游戏,并改名为《天子传奇》。

《传奇3》在大陆唯一合法运营商——广州光通通信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光通公司”)注意到这一违法行为。此后,2005年2月,上海市普陀区公安局介入调查,该案也成了公安部2005年重点督办的十大侵犯知识产权案之一。

唐纯随之成为中国侵犯网络著作权而受刑罚的第一人。

首个网络侵权获刑者

“去年底,我就已经出来了,关在普陀区看守所共七个月。今年2月初,在义乌找到了一份工作,家里为我交罚款和请律师已欠债七八万元,我要尽快还债,”回忆这段经历,唐纯有些“无辜”,因为他与叶伟龙当时只各占有20%的股份,罗治国才是老板,占有60%的股份。

不过,案发后,叶伟龙在公安机关对其实施取保候审时失踪了,罗治国在更早的时候就不见了。“原本是对三个人提起公诉的,但是另两个人都不见了,由于刑事案件不能缺席审判,所以后来就重走了一遍程序,只对我个人提起公诉。”

“在架设‘私服’之前,我们知道可能会出问题,但分析过‘私服’其实很普遍,而以前对‘私服’的处理,有些是民事纠纷,赔钱了事,还有行政处理,罚钱和没收服务器,没想过刑事处罚,否则我们可能就不会做。”唐纯说。

最初,唐纯等人通过网站以及**公布了“私服”地址,吸引玩家,经过一个月左右的免费体验,玩家稳定在2000名左右,后来也主要是这些人加入付费游戏。唐纯说:“其实,我不喜欢玩游戏,也玩得不好,我只是擅长架设和维护服务器。”

收费有两个模式,90元玩30天或300元终身会员。当时,《传奇3》官方服务器的包月费是35元,他们的价格比官方的高,为什么还有玩家愿意高价参加呢?唐纯解释,“某种意义上说,‘私服’的出现是被官方服务器‘逼’出来的,据我所知,《传奇3》是玩家反映问题最多的网络游戏,但是作为光通公司却没有作出及时反馈。”

光通公司上海网游事业部总经理马晓轶表示,由于光通公司只是运营商,也没有版权,不能直接修改源代码,如果有问题,只能反馈到韩国WEMADE公司,由他们决定是否听从玩家的意见。而且,“修改游戏要考虑所有玩家的利益,而提出修改某些游戏规则的只是少部分人。”

“我们虽然只有部分源代码,但还是可以根据玩家的要求对游戏的一些部分进行修改,正因为如此,才可能吸引玩家。”唐纯对于这部分服务颇感很自信。

“私服”挑战“官服”

根据国内工厂咨询机构易观国际的数据,2005年中国互联网游戏市场规模将达到58亿元,同比增长61.1%。在2008年,中国互联网游戏市场规模将达到142亿元。从2006年开始互联网游戏市场增长速度放缓,呈现稳定增长态势。

面对这么一个庞大的蛋糕,“我们一直在争取。”马晓轶对此的“雄心”很大。不过,对此有兴趣的不止他们,如上文所述,“私服”也同样“野心勃勃”。

业内人士介绍说,“只要获取了游戏的源代码,架设服务器很容易,投入少,只要不出事,收益极大。”

在唐纯的案子中,《天子传奇》游戏服务器终端在互联网上运营近4个月,会员玩家接近2000人次,获益50余万元,而成本主要就是购买服务器等费用,约十多万元。

资深游戏玩家孙琰告诉记者:“由于不少经典的游戏服务器都在国外,国内玩家登录会很慢,而且有一些国外服务器会拒绝国内玩家,而国内的官方服务器收费不少,加上这一游戏产业刚开始起步,客服不是很完备,尤其面对大量玩家时,对应的网管数量却不多。”

“一家‘私服’的玩家以几千人计,几个网管就能对付,由于‘私服’在版权上的劣势,所以它必定要在服务上超过官服。”唐纯表示。

何况有些“私服”靠广告收入,玩游戏可以实现免费,于是吸引了更多玩家。据了解,“私服”泛滥最为严重的《传奇》游戏,官服与私服的人数比一度达到了1:3。

马晓轶表示,“‘私服’等侵权行为几乎影响我们游戏产业收入的一半。因为一些免费的‘私服’,直接分流了不少玩家。用账号模式经营游戏解决了95%的软件盗版问题,这证明这个商业模式很成功,但是‘私服’就完全打破了这一模式。”

此外,“私服”利用源代码修改游戏规则,损害了游戏的完整性,这也将影响整个游戏产业的长远发展。

刑事处罚的威慑

商建刚律师是上海律师协会网络法律研究会委员,为唐纯做了罪轻辩护,由于此案是全国第一起因侵犯网络著作权而入刑的案子,他表示:“当时主要依据是最高院关于侵犯著作权犯罪案件的司法解释,然后,从有利于我当事人的角度,我觉得选择罪轻辩护可使他利益最大化。最后的结果证明,我的做法是正确的,他在一审宣判当日就获得了人身自由。”

“我也是上海网络游戏协会律师,我深知‘私服’对网络游戏产业的危害,”商建刚说,“但是,我不希望作为全国第一例的网络游戏著作权犯罪案件的被告人以及这个案例,被赋予太多的社会责任。”

不过,商建刚同时承认,刑事案件的宣判对于网络游戏产业中其他侵权人有所威慑,案件的客观效果还是积极的,采取刑法遏制,也符合WTO有关知识产权保护的精神。

2月15日,国新办举行新闻发布会,国家版权局副局长阎晓宏介绍近期我国查处网络侵权盗版行动等方面情况,通报的12起网络侵权盗版重大案件中,有5起就是架设“私服”的案件,除3起行政处罚外,还有2起正在刑事处理。

“刑事处罚一直是我们在争取的,最近在北京,我们也对一个‘外挂’事件争取到了刑事立案,”马晓轶对于民事诉讼以及行政处罚的维权模式有点失望,虽然他们通过一些玩家的举报,在寻求“私服”所在地的工商或者版权部门支持时,行政部门都很积极配合,但是,“我们能打击到的‘私服’侵权行为,不过冰山一角,也就5%左右。”

“我们迫切需要刑事处罚的威慑力,当唐纯的案子宣判后,我能感觉到情形有所好转,不过这并不够。刑事处罚也不是目的,只是手段,我们需要警告那些还没有被查处的‘私服’。”马晓轶说。

商建刚也认为,“对于这种现象不是靠一个法律或者一个举措能够解决的,依靠的是长期的普法、执法,网民法律意识的提高等三个方面来共同解决,需要一个过程。”

在商建刚看来,只要执法水平提高,就能够把侵犯行为以证据的形式固定下来,这样是能够在打击侵权行为方面卓有成效的。现在的困难是,执法水平不够,因此证据往往存在瑕疵。“客观事实可能是侵权了,法律事实却无法证明”。相对于律师,执法人员有的是取证便利,却无法取到法律要求的证据。
IT业界新闻热门文章排行
网站赞助商
购买此位置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文档一览 |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3-2024 电脑爱好者 版权所有 备案号:鲁ICP备090593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