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爱好者,提供IT资讯信息及各类编程知识文章介绍,欢迎大家来本站学习电脑知识。 最近更新 | 联系我们 RSS订阅本站最新文章
电脑爱好者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文学情感>>我用电脑黑了全世界之亡命天涯(二十四)-1:

我用电脑黑了全世界之亡命天涯(二十四)-1

来源:www.cncfan.com | 2006-2-14 | (有1771人读过)




  她掉过头向身后一个人使了个眼色,那个人从另外一间屋里取出一个烧杯,烧杯里是一种略带浅黄色的液体。他将烧杯放到了桌子上,然后从一个小笼子里拿出一只小白鼠,把小白鼠扔了进去。

小白鼠在里面“吱吱”地叫着,在液体表面跳来跳去,不一会儿,它的腿竟然被溶化了,

然后是肚子,然后是身子,然后是头,最后什么都不见了!而这一切只有短短的一分钟!刚才还活蹦乱跳的,可是现在却从这里消失了,就像梦一样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看到没有!如果我把你的手指放进去会有什么效果呢?如果你亲眼看到自己的手指被腐蚀掉,

那一定会有一种别样的感觉吧!”说完,她哈哈地大地起来!温柔的外表在一瞬间幻化成魔鬼的样子!这不会是王水吧!除了王水,还有哪一种液体能把骨肉全部溶化掉呢?当年著名的诺贝尔化学奖得主玻尔为了保护自己的金质奖章,不就是用王水把纯金打造的奖章溶化了吗?

没想到今天她会拿这个来对付我!这个樱花的心肠太狠毒了!“王刚你闭上眼睛在想什么呢?我告诉你,如果你不说我就会把你的手指一根一根地溶化掉!那种感觉一定爽极了!”

“你只不过想知道我刚才在想什么,何必对我如何狠毒呢?”“我狠毒吗?我怎么不觉得!我觉得我心肠很好呀!”“你这个女妖!你他妈的到底是不是人?”“去!先把他右手的食指做了!”

两个打手来到我身边夹起我,其中一个分开我的右手,捏住了我得手指!我当然不会让他们折磨我的,我右脚抖开绕在脚踝上的铁链,用膝盖顶在了一个家伙的裤裆处,他痛苦地捂住裤裆蹲下了!与此同时,我左手也抖开了绕在手腕上的铁链,伸手抓住了另外一个家伙的头发,

用右肘撞在了他的左肋上,只听“咔嚓”一声,他的肋骨断了好几根,他双手捂住了右肋痛苦地倒在了地上。我端起烧杯,捏开被我顶在裤裆的那个家伙的嘴,将烧杯里所有的王水都倒了进去!刚开始他没有什么反应,双手还捂着裤裆,突然间他眼睛凸出,眼珠子像要往出跳似的,他双手朝自己的咽喉和胸部抓去,血肉被他的指甲挖的一条又一条,胸前一片血迹。他痛苦地跳来蹦去,

焦黑的嘴唇做着不同的形状,乌黑的舌头只有原来的一半大小,他想大声的吼叫,

喊出自己来自内心深处的声音,但是他的声带被烧坏了,他发不出声音,他只能在无声中忍受痛苦!慢慢地,他跳不动了,他倒在地上来回翻滚着,抽搐着,直到所以的力气都使尽了。

他终于死了,凸出的眼珠子睁的大大的,无神地望着他已经看不到的一切。他的脖子破了个洞,

恶臭的液体从那里流到地上,大青石板发出“吱吱”的声音!

不一会他的肚皮和后腰也相继被腐蚀开了一个洞,充满恶臭的液体从里面流了出来!我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樱花和她的手下也一样!我们忘记了打斗,呆呆地看着这个被王水腐蚀的人。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醒悟过来!这里仍旧危机四伏,我必需逃走!我扔掉锁在我身上的铁链,

飞跳起来,一式手刀斩向樱花的脖子。樱花还沉静在惊恐中,站在那里死死地盯着尸体被一点一点的腐蚀!当我的手刀斩在她的脖子上后,她才清醒过来!但是她已经躲不过去了,

在她转过头和我目光相接的那一刻,她倒下了。断了几根肋骨的家伙,惊恐地看着我,右手捂着腰,左手支撑着地慢慢地往后退着。看着他可怜的样子,我有点不忍心下手,可是我明白一个道理?对敌人的仁慈便是对自己的残忍,留下他就是给我留下一个祸害,就给中国人留下一个祸害!我冷笑着,一步一步地向他逼近!他无比惊恐,身子更加快速地向后移动,手和嘴唇在微微颤抖!

当他退到墙根的时候,全身颤抖着站了起来,靠在墙上说:“我告诉你是谁告的密,你别杀我好吗?”难道真的有人告密了?有可能!我的运气不会差到一出门就被跟踪了吧!安全局都没有找到我,他们区区几个小日本竟然对我的行踪了如指掌!这里面一定有猫腻!“好!

我答应你,你说吧!”“你能不能先给我倒杯水?”妈的,小日本什么时候也开始婆婆妈妈的了,我转过身,准备给他倒水,只听“扑”的一声。当我转回头的时候,他已经切腹自杀了。

原来他怕我折磨他已经抱定了自杀的念头,怕我拦阻,便骗我给他倒水,然后乘机自我了断!他妈的,敢骗我,你死了老子也不给你留全尸,我跳过去一脚踢断了他的脖子,让他身首异处。走是该走了,但是总要带点东西吧!樱花这么漂亮,是不是应该带走呀!呵呵!我蹲在樱花身边,看着她昏迷的样子心想,如果她不是日本间谍该多好呀!呵呵!如果她有叶子那么温柔善良该多好啊!

要是她一直能这么睡下去也不错,至少也会获得一个睡美人的美称,不像她清醒的时候,

那么阴毒,那么狡诈,总想致别人于死地!“小妞,咱们该走了!”我背起她小心翼翼地出了茶社。刚走出去,我又跑了回来。不行,这样太招摇,这样会被别人怀疑的!应该想个办法稳稳当当的把她带走!也不知道是哪来的灵感,我的大脑里想到了酒。我飞也似的跑了出去,

在一个商店里买了一瓶蒙古王,又飞也似的跑了回来!来回大约不到五分钟。我神采飞扬地走进了茶社,却发现樱花不见了。怎么会这样?难道樱木回来了?难道樱花醒来了?

我迅速地扫视了茶社一遍,发现并没有什么异样!直觉告诉我这不是意外,

我积蓄起全身的能量准备应付突如其来的偷袭,可是我并没有感觉到杀气,

连一丝一毫也没有感觉到。

如果她没有醒来,她是被谁带走的?如果不是樱木把她带走的,又会是谁?这里面一定有隐情!我仔细地在茶社里搜索着可以给我答案的蛛丝马迹。茶桌没有动过,椅子没有动过,这里面的东西一件都不少。难道她无缘无故的蒸发了,这简直是谬论。

脚印?这是个男人的脚印!

我蹲在地上看见少半个淡淡的脚印,如果不是我借着阳光的反射根本看不见。这半个脚印是踩在水珠上留下的,只有前脚掌边缘的印迹!幸亏这是大理石地面,如果是水泥地就不会留下的!

脚印前脚掌的方向朝向里屋。难道他把樱花带进了屋里?他会是谁呢?我该不该进去呢?里面一定暗藏杀机,危机四伏。如果我走,我现在一定来的及!对,我没必要和他们玩命呀!再说,我在明处,他们在暗处,明**易躲,暗箭难防,我还是走吧!

咦,不对呀!如果想偷袭我,刚才就应该对我下手了,还能等到现在,不行,我非要看个究竟不可。

在好奇心的牵引下,我积蓄起全身的力量,以防被偷袭,小心翼翼地向里屋走去。我轻轻地撩开门帘,走进去,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我又小心翼翼地朝最面的屋里走去,也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那两个死人还在,只是那个被我灌了王水的家伙比刚才更难看。

怎么回事?妈的?樱花到底跑哪去了?

突然,我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急促地呼吸,我竖起耳朵仔细听了听,的确是很急促的呼吸声!我皱紧了眉头想,这到底是怎么了!

寻声找去,原来这急促的呼吸声是从茶社的一个雅间传出来的,因为关着门,我刚才心情太紧张了居然没有听见。我好奇地把门推开一条缝,从细小的门缝向里望去,看见一个男的正在焦急地衣服!奇怪,他衣服干什么?我换了一下位置,竟然看见樱花全身裸体地躺在茶桌上,我一下子全明白了!

待续
文学情感热门文章排行
网站赞助商
购买此位置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文档一览 |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3-2024 电脑爱好者 版权所有 备案号:鲁ICP备090593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