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爱好者,提供IT资讯信息及各类编程知识文章介绍,欢迎大家来本站学习电脑知识。 最近更新 | 联系我们 RSS订阅本站最新文章
电脑爱好者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文学情感>>重逢初恋,我们差点没把持住:

重逢初恋,我们差点没把持住

来源:金华晚报 | 2008-6-9 | (有4729人读过)

      讲述/冬雪 文字/徐莹

      我们曾经以为今生今世永远不会分离

      在杭州上大学的时候,我认识了晓武。我们都是金华人,却相识在回家的火车上。

      那是1994年的寒假。火车快到金华站时,我拎着大包小包的行李费力地从人丛中挤过,想要挪到车厢门口。一个箱子,两个拎包,还有一个大背包让我比北极熊还笨拙。“把包给我吧!”当我筋疲力尽、满怀懊恼的时候,一双有力的手接过了我的两只拎包,我抬眼看去,那是一张轮廓分明的脸,明亮的眼睛里有一丝温暖的微笑,学生模样,我放心地递过行李。

      那个阳光一样明亮的男孩就是晓武。那天他帮我把行李拎出了长长的站台,还细心地替我叫了一辆三轮车,然后坐进他父母派来接他的车中。那是他第一次拒绝父母的车去杭州接他,想体验一把独自坐火车的滋味,却不期然地遇上了狼狈不堪的我。

      我们就这么偶然地相识了,从他钻进那辆华贵的私家车的一刻,我就知道了我们之间的悬殊。他的父母是私营企业主,他的家在一所豪华的别墅里,而我父亲是普通工人,母亲是家庭妇女,一家五口挤在一套不足50平方米的旧居室里。尽管差距这么大,我们还是无法阻挡地相爱了。

      在杭州的最后一年,是我们最快乐的一年。青春无敌,我们根本无暇考虑门第差异对爱情的杀伤力,只是一味沉醉在爱情里,美丽的西子湖见证了我们的浪漫爱情,记录了我们无数的誓言。

      那时的我们真是年轻,只知道笑看云飞雪落,梦想着花好月圆,以为只要相爱就可以永远在一起,我们曾经以为,今生今世我们永远都不会分离。

      他妈妈的微笑让我觉得冷,也让我看到了爱情的脆弱

      毕业前夕,我已经决定回金华工作,弟弟妹妹都在上学,我工作以后可以略微为父亲减轻一点家庭重担,也可以帮母亲分担一些家务,而晓武却被父母要求在考研和出国留学之间作出选择。

      我意识到了我们之间的差距,开始有些退缩。晓武却坚持要让我跟他一起考研,他说他可以放弃出国,但不能放弃考研。说心里话,我也渴望继续求学,可经济状况不允许啊,我们第一次有了分歧。那时的晓武也很单纯,他以为只要向父母央求,他们就可以接纳我,并为我提供经济援助。他父母的反应让他很意外,因为他父母听说了我之后,连见我一面的要求都没提过,只是勒令他跟我断绝关系,用心考研。

      知道了他家的态度之后,我的自尊不允许我再继续维持这份离我越来越远的感情了,我向晓武提出了分手。晓武自然不肯,他天天到我家来,要我给他时间,说他一定可以说服他父母。他的坚持让我有些心动,我傻傻地想,为了爱情,低一下头算什么,也许时间可以冲淡一切,他的家庭总有一天可以接纳我。

      终于有一天,晓武他妈妈想要见我。记得去他家的那天,邻家姐姐特地好心地把她新买的白色连衣裙和白色高跟鞋借给我,说穿白色衣服容易给人留下好印象。

      晓武的母亲冷淡而有礼地接待了我,问了一些家常话后,便客气地邀我一起外出吃午饭。那是市区江北的一家饭店,我多次从那门前走过,却从来没有进去过。落座以后,我才发现,除了晓武的一家,还有一对母女,晓武的母亲介绍说那是她家的世交,那家的女孩比晓武小两岁,样子甜甜的,一见面就跟晓武说个不停,很熟络的样子。晓武的母亲简单介绍了我,就跟那女孩的妈妈窃窃私语,眼角的余光不时瞟向我。我怔怔地,不知如何是好。用餐时,面对那一叠大小碗碟,我好怕弄错秩序,只好一边偷偷观察他们的举止,一边小心模仿着,就这样,我还是不慎把一只虾掉在了白色的桌布上,继而又滚落到邻家姐姐借给我的白色裙子上,留下一块醒目的醋渍。

      晓武的妈妈赶紧叫服务员过来收拾,然后快速扫了我一眼,嘴角有一丝不易察觉的轻蔑微笑掠过。可敏感的我还是感觉到了,她的微笑让我觉得冷,也让我看到了爱情的脆弱。

      我清楚地看到了我和晓武之间有一道不可逾越的门槛,我毅然地选择了放手,因为我知道那份爱情太烫手,我要不起。

      我把心给了晓武,他的心又给了别人,从此我们天各一方,沿着自己的人生轨迹渐行渐远

      晓武不肯死心,多次来我家找我,都被我躲开去了。不久后,晓武去了英国留学。几年后,我听说他回国了,去了北京的一家外资企业。再后来,又听说他结婚了,新娘就是那个曾经跟我一起吃过那顿饭,笑起来甜甜的女孩子,他们的家安在北京。

      晓武走后,我只是埋头工作,没有再恋爱。我的心已经给了晓武,他的心又给了别人,从此我们天各一方,沿着自己的人生轨迹渐行渐远。经历过了一场那么投入的爱情,所以我不可能再爱上什么人了。我很努力地工作,业务上进步很快,不断地升职,却并不快乐。

      2001年4月,同事、朋友都劝我该结婚了,并四处帮我物色男朋友。看着白发如霜的父母,我忽然有些心软。心想,还是找个人嫁了吧,反正已经爱过一场,以后就踏踏实实过日子,只要能让家人安心,让同事、朋友不再用探询、关切的目光看我就好。

      2002年5月,我结婚了。丈夫是一名公务员,人很沉稳,也很平实。

      婚后的日子就这么平淡地过去了,我没觉得什么特别的好,也没觉得什么特别的不好。2003年10月,儿子的出生给我的生命增添了一抹亮色,让我觉得生命温暖而充实。除了工作,儿子就是我的全部,儿子一天天长大,我开始慢慢觉出了生活的美好。

      晓武在我心中渐渐淡化成了一个符号,只是在有些个午夜梦回的时候,他的笑脸会突然浮现,让我想起那一段曾经让我撕心裂肺的爱情,却觉得恍然若梦。

      推开包厢的门,那个对着我静静微笑的男人让我眩晕

      今年3月10日中午,公司老总忽然打电话让我去婺江边的一座茶楼,说请来给企业把脉的专家到了,先见个面认识一下,以便下周能尽快开始工作。

      推开包厢门,里面只有一个男人,他微笑地看着我。我忽然被电击般眩晕———是晓武,十年不见却一直沉浮在我脑海里的晓武。木然地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我脑子里一片空白。良久,我的泪水缓缓流下,他的眼角也湿润了。眼前的小武没有了十年前的盎然青春,却有着十年前所没有的成熟、干练。他连称我没什么变化,可我知道,岁月留痕,韶光改人容颜,而我心底的沧桑他又怎能看见?

      原来晓武就是我们公司老总多次提到的高中同学,这次被老总请来帮我们做企业运作规划,却在公司橱窗里的员工照片中发现了我,于是有了这样意外的一场会面。

      我曾无数次幻想过我们的重逢,却没想到竟然是在这样的情形之下,十年的时空倏忽而过,那一刻的我们依然纯净如昨。也许是在北方待久了,他比以前开朗了很多,而我却跟从前一样,敏感而多虑。

      之后的合作愉快而神速,我们有很多并肩工作的时候,也有很多单独相处的时刻。一次次,我们曾冲动地想要靠近对方,为往日的未了情画上一个美丽的分隔符,可是儿子、丈夫总在 最紧要的关头浮上心头,让我从沉迷中猛然清醒。一次又一次的内心煎熬之后,我们终于还是选择了再一次挥手告别———既然我们已经错过了彼此,那就将错就错吧,这样我们今后各自的路会走得更好一点。

      多年以前,那个名叫顾城的诗人曾写下这样的句子:“我们把心给了别人,就收不回来了;别人又给了别人,爱便流通于世。”时间有时候是催化剂,也是放大镜。我们生活在一个纷繁的世界里,面对的就是生活中的生死离别、喜怒哀乐……已经付出的爱,就让它在世间流转吧———珍爱身边人,珍惜手中的生活,让我们从现在开始学习做一个既成熟又天真的人吧,信任别人,心里充满了爱,但同时要知道人生不仅仅有美好的一面,它还包含着许多挫折。当挫折来临的时候,学会勇敢地面对人生的真相———美好的或是丑陋的,经历过磨难的心灵才会焕发出光彩。

文学情感热门文章排行
网站赞助商
购买此位置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文档一览 |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3-2021 电脑爱好者 版权所有 备案号:鲁ICP备09059398号